风和早

无声告白(TFP/威声)

写的太棒了

冬暖夏凉:

没写过TF唉...但真的太想写威声啦!T^T


所以如果写得像两个人类谈恋爱是因为真的业务不熟练...OTL




===




概述:一个剧场版和RID之间的故事,讲威震天回到地球,然后声波开始在暗影空间里说话...




无声告白




1.


在暗影空间里,声波能记住的事不多。


这空间里的一切是周而复始的循环,也是永恒的停滞,声波的所有数据永远停在进入暗影空间的一瞬间,保持不变。他试过朝一个方向飞得很远,直到能量耗尽,然后他会再次上线,回到被卷入这个空间时的状态。


同样地,声波的存储模块也维持在那一瞬间。他的火种还能记住一些事,但不多,只有那些刻骨铭芯的。


声波记得威震天从报应号上坠落。他在另外一个空间里一同飞了下去,跟随他的首领坠入海底。然后是漫长寂静的等待。他知道威震天的火种熄灭了,但这不是问题,声波只需要从这个无休无止的空间里出去,然后——然后他会找到复活破坏大帝的办法。


另一个记在他芯里的画面是,一次声波回到海底,威震天消失了。声波以为自己记错了地方,那个循环里他找遍了这颗星球上海底的每个角落,才最终确认。


声波不再去海底了,但依旧没有放弃寻找逃离的机会。直到有一次,他在沙漠上空飞行,接收到呼唤自己名字的音频。


“声波。”


他的名字是个高频用词,监控通讯网络的话每天要听到几百万次,但声波不会认错这个声音的主人。


“声波!”


他收起双翼坠向地面,变形完毕后几乎站不稳——当然,在暗影空间里不会真的受伤,除非遇到那个声波忘记长什么样了的僵尸——他攥紧手指,颤抖着向声音的来源发送讯息。


 『声波在此,威震天陛下。』


他将自己的坐标一同发送过去,然后声波抬头仰望天空。那天的天气很好,沙漠上空天高云阔,一抹银色跃入天幕,向他飞来。


轰鸣声由远及近,体型庞大的战机变形重组,重重地落向地面扬起沙尘。声波想象他的领袖还会迈着记忆中自信的步伐,从漫天黄沙中走来。然而沙尘渐渐平静,威震天仍立在原地,四下环顾——现实世界是看不见暗影空间的。


那身装甲无法不令人联想到宇宙大帝,声波难以确定面前的是威震天本尊。但激动的情绪依旧使声波立在原处动弹不得,电波和脉冲从他的火种流向全身上下,引来滴滴的警报声,和处理器绑定的通讯系统失控地间或发出无意义的文字。为节省能量被关闭已久的激光鸟,也无意中被激活,兴奋地脱离他的机体到处乱飞,声波无暇顾及了。


威震天回头望去,朝着他的方向,“冷静点,声波。”


他还是头一次得到“冷静点”的命令,这真新鲜。




2.


“宇宙大帝借我的身体想要毁灭塞伯坦,当然,有轮子孜孜不倦地进行抵抗。最后擎天柱用领袖神龛禁锢了宇宙大帝的反向火种。”说到被老对手相救,威震天讽刺地笑了笑,“然而宇宙大帝的能量已经将我复活,摆脱控制后,我离开了塞伯坦。”


威震天对复活的过程一笔带过,声波思考片刻,传讯道:


 『还剩多少霸天虎?威震天陛下。』


这是他们沟通的唯一方式——只能传送文字信息。除此之外,现实世界看不到也听不到暗影空间。不过声波可以听并看见现实世界,这为他们的沟通节约了一定成本。


“声波。”威震天低下头,像从前在报应号上低头注视情报官操作指挥台一样。纵然看不见对方,他还是希望更郑重地对曾经最忠实的部下宣布此事。


“我已经解散霸天虎了。”


威震天真想看看他的情报官此刻的反应。他上一次这样宣布时,无论是红蜘蛛真假掺半的恳请,还是一众汽车人将信将疑的眼神,都昭示着在场没有TF真正相信他。


但声波会知道,对他来说,解散霸天虎是个怎样沉重的诺言。一旦说出,必定是做好决定不会回头。


威震天的通讯接收器久久没有动静,于是他继续。


“我尝到了被压迫的滋味——或者说是我回想起了。声波,我们当初奋起反抗不正是因为被压迫。”回忆角斗场里想要得到平等的那段时光,威震天难以平静,“旷日持久的纷争和仇恨让我忘了这些。已经太久了......我不会再领导,或是加入任何阵营了。”


漫长的沉默后,威震天对着空气确认,“声波,你还在吗?”


声波没有离开。


如果说在报应号上看着威震天坠落时他还能不顾一切地冲上去,那么现在声波真的不知该如何应对了。火种深处,这是比威震天之死更可怕的消息——威震天还活着,而自己已经不被需要。


 『“我需要一个情报官,声波。”』


威震天终于收到讯息,这是他创立霸天虎时对声波说过的话。他猜想声波更希望用录音的方式展示给他,那位情报官总是播放录音、视频。现在没办法,声波只能通过文字转述了。


“你不仅是霸天虎的情报官,你也是我的朋友。”


回想起卡隆昏暗的地下小酒馆,他向声波侃侃而谈自己的政治理想,虽然那时声波就沉默寡言,惜字如金,但他们会彻夜畅谈,第二天带着醉意推开门,卡隆的阳光会难得地照在他们身上。


然而时间随着回忆一分一秒过去,他还是没有收到应答。


“我们是朋友,对吗?”威震天皱起眉头,神情带有一丝疑虑。


 『是的,威震天陛下。』


“‘威震天’。”曾经的破坏大帝纠正道。


 『......好。』


“很好。”威震天有一瞬间担心对方早已淡忘了过去的友情,“我以为你真如传闻中,拆掉了自己的情感模块,还有发声模块。”


报应号上的流言蜚语很多,一个机体的自主思想往往会为寥寥几句话而改变。所以声波选择保持沉默,可既然现在霸天虎不复存在了......声波鬼使神差地开口,像是想确认自己的发声模块还完好:


“Negative.”


他被自己充满电流声的沙哑声音吓到,实在是时隔太久了。声波稍作调整,又试了一次,“我没有。”


孤独的声音回荡在暗影空间里,没有收到回应的威震天低下头笑了,为没有被遗忘的从前时光。




3.


如果用人类世界的比喻,声波的记忆系统就像一台只有内存没有硬盘的电脑。


在能量耗尽前,声波能记录这个循环内的一切。一旦能量耗尽,重新上线后他的数据又将回到被吸入暗影空间的那一刻。


“那么一个循环有多长?”威震天问。


 『35个地球日8小时5分53秒。』


威震天忽略掉小时后面的数据,“那距离这个循环结束还有-”


 『18天9分45秒。』


“-精确到天就可以了。”威震天的要求晚了一步。


“18天。”声波低声对自己重复了一遍。他第一次地希望这个倒计时还能再长一点。


“了解了。”威震天若有所思地停顿片刻,接着提高音量把话题转到当下,“但我为什么要扫描载具形态!我只是解散了霸天虎,没有加入汽车人!”


他们已经卡塔尔的美军基地外待了一上午,看着各式各样战斗机起飞降落。


 『危险。人类。』


无论是哪种文明,都少不了激进分子,机械党就个是例子。


“我不屈于任何人,这一点永远不会变。我也不会伪装的。”


“寡不敌众。”声波淡然道,“是你自己解散掉自己的军队。”


而通信中,他只是简单地重复:


『危险。』


通过声波的观察记录,人类的破坏力可见一斑,何况地球上已经没有别的TF可以伸出援手了。他自知不该怀疑威震天的实力,但意外总是存在。


如果不是被困在这个空间里......


声波痛恨自己的一无是处。如果还在现实世界,他可以抹去人类卫星的监测画面,可以伪装成无人机带上激光鸟扫清障碍,可以随时随地为威震天开传送门化险为夷。


如果还在威震天身边,他可以摆平一切,为什么偏偏是自己被困在了暗影空间里!


“我发现你是最适合被困在暗影空间里的。”声波安静太久,于是威震天带着点不满地说道,“因为你原本也不出声。”


依旧没有得到回应,威震天无所谓地抬起眉毛,自言自语,“好吧,这笑话很烂。”


“是的。但不无道理。”


声波忘了,他纵然一身本领,可霸天虎解散了。能聊聊天就算是他唯一的用途了。


“我会扫描载具,你别用沉默抗议-你还在吗,声波?”听不见声波的回应,对方开始担心他真的生气——虽然威震天从没见过声波生气是什么样。


『在。』


这时,一辆卡车从基地敞开的铁门中驶出,吸引了两架TF的注意。


“不,”威震天严词拒绝,“绝对不要卡车。”




4.


一架海鹞喷射战斗机出现在北极圈也足够引人注目了。


威震天抛弃了更加“宇宙大帝化”的那部分装甲,变回声波所熟悉的模样。虽然那套增强版的武器更适于战场,但威震天声称已经厌倦了战争。


只有胸口那块空荡荡的。霸天虎已经解散,从前的标志一同被摒弃,威震天更不想保留宇宙大帝印下的那个标志。于是干脆什么都不放。声波看着威震天胸口的圆,总觉得该有点什么,而自己芯中的某一部分——很大一部分也跟那儿一样,空荡荡的。


他们飞行在冰原上空,成簇的陡峭冰崖是地球才有的奇观。声波从来没留意过这颗星球上的自然景色,即便这里与末路的塞伯坦截然不同,到处是勃勃生机。


“北极有一座环陆桥。”威震天在此之前告诉过他,“非常古老,是地球上最早的环陆桥。”


显然威震天在复活后找出了报应号最后的记录。


这太不光彩了,被人类打败。与其让他的首领看到这种记录,声波宁愿待在暗影空间里。


当然,不仅是颜面,还有更现实的阻碍。


『需要两座。』


“一座环陆桥会开启两个传送门,传入点和传出点。”威震天说着飞向地面,在一面冰崖前变形落地,“尝试一下。”


他举起右手的融合炮,轰向冰川的姿势和以前对抗汽车人时一样威风。山脚的冰面崩塌瓦解,藏在其中的外星科技渐渐显露。


但冰川比岩石山体脆弱很多,融合炮的火力太猛,崩塌一发不可收拾,裂缝直接蔓延至整座冰川,山顶的冰块也开始破碎。


环陆桥正上方,一块巨大的碎冰摇摇欲坠。声波下意识地伸手去接,碎冰却穿过他的手,朝环陆桥砸去。


——嘭!


巨型冰块被威震天接住,那块冰在他的手中动了动,一只海豹摆着尾巴爬了出来。


声波望着自己手心——准确说是威震天的手心——中的小生物。本来好好地趴在冰面晒太阳的无辜海豹,惊慌地朝机械手掌的边缘疯狂爬动,想摆脱这个噩梦。


这样看起来很奇妙,他们的手指在不同的空间交叠,就好像......威震天正托着自己的手。


最终威震天还是穿过他,将冰块和上面的小动物放回地面。


“所以,这就是拯救什么的感觉?”威震天喃喃自语,“感觉真奇怪。”




5.


尝试修复环陆桥花了他们10天的时间。


这座环陆桥年代久远是个很大的障碍。它不仅古老,还是一款过渡产品,刚问世不久就被迭代淘汰,声波的资料库中找不到确切的说明。


他可以勉强根据型号相近的产品设计图去推断。但声波无法亲自上阵,这是另一个巨大的障碍。


声波只能分析,操作必须由威震天来,后者对科技从来不热衷、不擅长。而且暗影空间像算计好了似的——如果发送的信息太长,会截断后面的部分;如果信息太过复杂,直接转为乱码。


威震天带领霸天虎期间暴躁了几百万更替循环攒下的耐心,算是全部用在这儿了。声波觉得要不自己在暗影空间里,这位破坏大帝就要直接把他的火种扯出来了。


最奇妙的是,在这个合作中他们的身份完全逆转。


头一次地,声波去发出指令,威震天来执行。他还不得不指出对方做错的地方,这让声波诚惶诚恐。


当这位高大骁勇的银色TF埋头把一排繁琐的信息传输线接口一个个对好时,声波忍不住发问:


『其他霸天虎的状况?』


威震天继续忙着手上的工作,埋头回答他:


“震荡波在塞伯坦继续搞他的科研。虽然名列通缉令前三,不过他会没事的。”科学家可是从僵尸巨狰狞的围攻中逃出生天的。


“红蜘蛛......依旧是红蜘蛛。他的能力永远跟不上他的野心。”没有了利益关系,提起曾经的副官,威震天倒是有点恨其不争了。


“击倒投靠了汽车人。我离开时见到他和轮子站在一起。我临走前真应该-”


“处决。”声波平静地默默接道。


“-轰掉他的漆。”


“更好。”虽然他还是喜欢处决的方案。


比起声波对叛变的零容忍度,他的指挥官倒没那么在意,除了嘴上声讨一下,内芯已经全然释怀。


“汽车人......”说到这里,威震天欲言又止,“算了。”与此同时接上最后一段线路,起身回到环陆桥的开关旁。


几天前他们为了保护环陆桥无意中救下的海豹(声波只是在暗影空间里伸了伸手没起到实质作用),懒洋洋地趴在操作台边。海豹似乎认定了威震天是救命恩人,粘着他不走了。威震天发出个厌恶的声音,却始终没有把小生物赶开。


设定好传送门的坐标,威震天伸手移到开关上,却迟迟没有按下。有些话他希望对自己的情报官当面说出,但不包括这件事。


“擎天柱回归火种源了。”他说。


毫无疑问是关于汽车人领袖的,威震天的话题从来离不开他。当然,绝大部分是关于如何熄灭擎天柱的火种的。


“当时只有一个容器,擎天柱必须清空它才能吸收宇宙大帝的反向火种。我看了他一眼,就知道他把火种源存在领袖模块里了。”


威震天平静的神情中带有惋惜,仿佛这九百万个更替循环中他们不曾是彼此的死敌。


『很遗憾。』


“我们争了几百万年,当死亡降临的时候,竟然都不是死在对方手上。”他自嘲的低笑声尽是苦涩,“多么讽刺。”


这不是什么完美结局,但是——『这不代表一切没有意义。』


“已经不重要了-”


“这很重要。”声波的反驳对方听不见。


“一个时代结束了。”


威震天按下环陆桥的开关,紧接着一声巨响,爆破声响彻空寂的冰原。


环陆桥在启动的瞬间爆炸了。




6.


他们对着环陆桥的残骸又忙活了一个通宵。


声波反复排查了导致爆炸的原因,威震天...威震天只是单纯讨厌失败。


直到第二天破晓时,声波在被毁最严重的电池残骸里发现了一个引爆器碎片。是最后一个使用者,出于某种原因埋下的。


这座环陆桥是颗等待了五百年的炸圌弹,不知何时会响,但终将灰飞烟灭。


不过这场事故调研没什么意义,因为报应号不在,汽车人于撤离时也带走了地球上的塞星科技。没有足够的资源再让他们进行一次修复。


也没有足够的时间。


声波又一次确认自己的能量,还剩36小时。




7.


在倒计时结束前的最后一晚,北极圈迎来了一场极光。


营救行动宣布失败,再无事可做的威震天将那只落单的海豹送回了它的族群。那只拖着笨重身躯的白色小东西对这个外星机器人依依不舍。


它当然不知道它的“救命恩人”所引发的内战燃尽了他的母星,也不知道他多少次试图毁了它们生存的故土。它只知道自己在濒死前被接住了。


两个生命相遇是件多奇妙的事情。


当夜晚来到,绿色的北极光悄然降临,从他们上方的夜空,像幕布一路延绵至地平线。流光溢彩宛若天堂,所有的星辰都黯然失色。


声波难得地为之动容,可不出一会儿又转念去思考他的首领。


地球的景色很美这没错,如梦似幻,但这不构成威震天停留在这里的原因。


威震天回到地球是看在他们从前友情的份上,想把自己救出去,声波可以理解。可营救已经走到死路,多做停留全无意义。


『疑问。』逻辑是这么简单,声波却下了很大的决心才发问。


仰望着极光的威震天有点出神,隔了一会儿才回应,“什么?”


『存在未完成的事?』


声波排除种种可能,最后只剩下“在地球上还有未竟之志”。如果对方存在未完成的志向,也许自己能帮上忙?


声波想要帮上威震天的忙,哪怕是再微不足道的。但声波也想要威震天留在自己身边。


所以他迟迟没有问出口,最终忠诚还是战胜了私欲。再说,他是声波,他是最习惯孤独的那个。


“确实有一件事。”威震天思量片刻后,缓缓道,“我还欠你一个道歉。”


“什-?!”这实在出乎意料,声音都无法表达声波的震惊,面甲的屏幕上飘过一排问号 。


“我邀请你加入我的时候...”


 『“我需要一个情报官,声波。”』


“不,不是这时。在那之前。”他们还在暗无天日的卡隆为生计厮杀,只能在小酒馆畅想未来,“我决定离开角斗场,决定反抗。但我没办法只身做到这些,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。”


 『是的。』同时声波暗自腹诽,“因为那时你还只认识我。”


后来威震天会有更多的追随者,会认识名叫奥利安的汽车人。他们反目成仇,威震天组建了自己的军队,声波这才成为情报官。


说实话那不是什么美好时光,声波在加入霸天虎后从不回忆往事。


“我向你承诺,要建立一个平等的、更美好的世界,我们不仅会得到认可,更将受到尊重——”威震天顿了顿,换气管道长舒了一下,“我当时承诺的‘未来’不是指被困在暗影空间。”


曾经不可一世的破坏大帝,自我调侃的话令声波难过。


 『这笑话真烂。』


他的情报官还有芯情挖苦自己令威震天不禁扬起嘴角,“是啊。”他笑了笑,“对不起。”轻描淡写得像是为糟糕的玩笑而道歉。


可声波需要的不是道歉。他需要的是——


声波朝现实世界中的机体侧了侧身,抬起机翼状的手臂。他低头打量自己的手指,纤细得有些怪异,四根手指并拢了也抵不上威震天的食指粗。他细细的手指小心翼翼地凑近对方垂在身侧的手,穿过银色机体的手背,在交错的空间中扣在一起。


忽然,威震天转向他。声波微微一震,几乎以为对方能看见自己了。声波抬头怔怔地盯着他的首领,极光印在银色的机身上,威震天开口,牵动淡淡的绿光在他的面甲流转,虚幻得像是在另一个世界,带着他最忠诚的部下都没见过的遗憾与愧疚。


“我没有信守承诺,对不起。”


“那就别这样做。”声波收紧手指,却什么也没握住。他的声音无法再保持平静,“别解散霸天虎。”


颤抖的恳请消逝在空境中。




8.


在声波几乎要主动询问——倒计时只剩几分钟——时,威震天决定离开地球。


 『合理的决定。』


既然威震天在这里的遗留问题是像他道歉,而如今歉意已经传达,地球再无可眷恋。


“没有更好的道别之辞了?”


 『小心小行星群。』


威震天翻了个白眼,抱怨“那些说你拆除了情感模块的谣言绝不是空穴来风。”


他们都不擅长告别,也不可能像汽车人一样说些“加油共勉我会回来的”的话,他们甚至都不是身处同一个空间内。声波只能默不作声地,注视银色的机体逆着光变形,起飞。


“再见,声波。”


 『再见,威震天。』


这是他第二次抬头仰望,远处的天空一碧万顷。他的视线紧紧追随着空中的塞星战机,想把对方的模样,机翼上的伤痕,甚至是拖出的两道白色轨迹都牢牢记在火种里。


“我没有拆除情感模块。”声波低声自语。


他只是戴上面具,把感情藏了起来。


回想起故事之初。


他还是一名战士,也不像现在这么惜字如命。直到威震天对他说:“我需要一个情报官,声波。”


声波开始改造自己的机体,不仅需要增加运算和储存能力,还必须变得像间谍机一样轻盈灵活。在卸掉了所有的防御和武器后,声波开始拆除身上不那么重要的生理器官。免疫系统、诊断系统、缓冲部件......直到情感模块——声波犹豫了。他思考自己这么做的原因。


平等。


武力解决也好,用爱感化也罢,战胜现在的议会难道就能平等吗?声波没有一分一秒这样认为过。平等只是一个角斗士在噩梦中燃起的愤慨,一个管理员在书籍档案里畅想出来的乌托邦。


声波不相信平等,但他向往威震天为此演说时的自信与骄傲。胸怀理想的青年是那样意气风发。


他向往威震天的强大与无畏。不畏惧任何人,敢追求任何事。无往不胜横扫一切。


向往威震天在压迫之下不屈的灵魂,光镜中燃烧的不灭火焰。


声波喜欢长空下,这个乘风直上的身影。


他不能拆除情感模块,不能忘了芯中渴望,因为战争将会很残酷,这些情愫将是他坚持下去的信仰。


这是故事之初,声波加入霸天虎的原因。他一直很清楚,威震天却不知道。


而他的信仰,已经迫近天幕的尽头,像一颗升起的昼星,再也不会落回他的身边。


倒计时结束在即,最后一件事——声波在漫长的岁月里听过无数霸天虎这样说,来自各位长官,来自所有的战士,无论真诚的、虚伪的,还是迫于无奈的。声波听过几百万次了。


“All hail Decepticon.”


他从来没有说出过这句话。


声波不需要一句口号来提醒自己愿意为此付出一切。


但现在,他什么都做不了、也无须做了。空无一物的暗影空间里,在他虚假的能量耗尽前,这是最后一件事:


“All hail Megatron.”




1.


声波从黑暗中醒来。


他检查储存空间里最后的记忆,很快确认自己被困在了暗影空间里。接着他开始清点那些火种里闪过的没有关联的片段。


威震天从报应号上坠落,沉入海底。


原本长眠在海床上的银色机体消失。


沙漠里扬起的黄沙散去,威震天长满了尖角的造型有点夸张。


“The Decepticons are no more.”


“All hail Decepticon.All hail Megatron.”


最后的片段让声波一惊,那是他自己的声音。他不确定自己为何突然开口说话,但那声音听起来迫切、绝望,像是永别。


火种深处印出那时的晴空,飞向天际的战机,还有...一段文字。


一段文字通过霸天虎的通讯内线传给了他。


短短的一句话,出现在屏幕上,在他的面前,声波集中精力回想。威震天在飞离地球通讯前,发送给自己最后的话——


 『我会回来找你的。』


声波怔住,在能量耗尽下线的前一秒,那条信息精准地传到了他的通讯接收器里。


他立刻变形起飞,飞过宽广的大洋海面,穿过电闪雷鸣的云层。没有记忆声波也不知道威震天具体在哪儿,但没关系他可以搜寻整个地球。


最后他越过北极的冰原,皑皑白雪差点让他错过银色的身影。


威震天在冰原上,完好、健康,胸中是跃动的火种。在他旁边还有一个热源,小小的,应该是个不具威胁的地球生物。声波飞近了才看清,是一只白色的海豹。


 『威震天陛下。』


收到信息的银色TF抬头望向天空,期待蓝紫色的捕食者无人机姗姗来迟。


“我说过叫我‘威震天’。”从前的首领再次纠正。


 『我不记得了。』


声波变形落地,难以置信自己又回到了威震天身边。奇怪的是,他的火种却意外地平静,仿佛他们从未分开过。


“我回塞伯坦找来了些元件,修好了环陆桥。”声波这才注意到,冰川的洞窟里还有座造型古老的环陆桥。


“它之前爆炸了,你记得吗?”


“不记得。”声波鬼使神差地开口,回答在他的芯里是个自然而然的举动。他猜想自己在暗影空间里说了不少话。


因为即便说话,对方也听不见他。


习惯了声波的沉默,威震天继续自说自话:


“擎天柱的小侦察兵竟然成了巡警,我还为此上了通缉名单!”威震天嗤之以鼻——拜托,就算他要上通缉令,罪名也应该是谋权塞伯坦外加地球而不是偷窃吧!


 『需要两座环陆桥。』


“一座环陆桥有个传送-够了!我不能把所有事重新解释一遍。”威震天在操作台上输下坐标,“把你救出来了后再发问。”


“就好像这个办法确实可行似的。”声波下意识地接道,说完歪头陷入沉思——他们交谈的方式就好像几百万年的战争没有发生过,他们还仅仅是角斗场的老相识。被遗忘的记忆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?


威震天按下启动按钮,声波一瞬间恍惚闪过环陆桥爆炸的景象,一些的记忆好像回到了他的数据库里。


威震天也难掩紧张地盯着环陆桥,随着充能的轰鸣声越来越大,传送门终于成功在他们面前展开。


两个贴近的传送门互相吸引,绿色的粒子向中间流去,汇聚到一起。声波迈近连接两个空间的出口,抬起手臂,被引力推着伸向旋涡中心。


就在这时,机器运作的轰鸣骤然静止,传送门和诡谲的绿光一同消失。


“成功了吗?”声波疑惑,朝旁边的TF靠了靠,又怕依旧穿过对方的机体。


“没有。还是-等等?”威震天打断自己,环顾四周的空气,“声波?!”


来自暗影空间的声音传入现实世界。说真的,威震天也太久没听过情报官的真实声音了,而记忆库中的音纹显示那就是声波。


“我还是看不见你,但我听见了。声波?”


声波由慌张尴尬的引起电流杂音听得威震天想笑。他平静下来,然后通过传讯的方式:


『是的。』


“普神在上,别这么无趣!”威震天真想把这个不解风情的谍机扯出来教训一顿,“别让我的盗窃罪名毫无价值!讲讲话,声波。”


迟疑片刻,声波最终开口:


“......好。”


“很好。现在我们只需要找到另一座能运行的环陆桥。”


“地球上?”


“对,地球上。塞伯坦和这颗行星的渊源一向超乎想象,我想还会有遗留的塞星科技在这里。”


“也许。”


“声波?”


“在。”


“在此之前,你也在暗影空间说过话吧?”


“...是的。”


“你说了什么?”


“拒绝透露。”


“这是命令!”


“没记错的话,你的最后一个命令是解散霸天虎。”


“......我还是可以揍到你开口的,等你从那个该死的空间出来后。”


“可以,但你不会的。”


躺在冰川下的海豹翻了个身,从睡梦中醒来听见两个声音的对话,但奇怪明明只有一个活动的庞然大物在那里。


算了,它见过冰川冻住百年前的遗物,见过夜空中光怪陆离的奇景,见过冷冰冰的巨型机械开口说话还救了它——它会习惯越来越多的怪事的。海豹心满意足地沐浴着阳光,伴着温和的争吵声继续睡去。




Fin




因为很多人吐槽RID里怎么突然能听见暗影空间里的声音啦?哈哈哈


然后我要困死了...只想说好喜欢威声啊怎么那————么冷!